快速导航
絮墨静廖的博客
标签
<无>
作者絮墨静廖
发表时间:2014-04-28 20:38
修改时间:2014-04-28 20:38
阅读数:2178
评论数:0
收藏数:0

悠悠几抹斜阳,回忆几曾谙?(絮墨)

起笔,晨钟暮鼓;落笔,如花眷暖。斜阳漫过的幽谷,留下一片无暇的彩红;夕阳度过的林丛,划过一朵无央的尘花。你踏过的路上,暮城下的樱花,曾落为你的夕颜,你可否相忆过?
     林中,遍过青绿的郁馥,拉长的身影,不留一丝暗黑,却似白云无染。但倒影的不是我,却是那段深渊的回忆,美丽却又短暂。只在薄冥中,闺中,只一眼回眸,便永远深刻在三生石旁。
     溪水缓流,佩环相鸣,悠扬韵长,有落花自水飘零的失落,却也有宁为玉碎的甘愿,深邃的目光中,看见的不是他人,只是你,只为你而心甘。在古城里,碎一地的月光,却轮回成一片星辰,漫飞天空的絮丝,吹拂着伊人的脸庞。而伊人倚在城墙上,等待了谁的辜莫,别却谁的道别。无曾得知,唯忆念之... ... 
     拂手却纷飞了梅雪,凝寒成一片孤寂... ...
     却不想,这一片曾是斑斓的幸福花海。有过飞鸟相伴,嘤嘤韵音回绕在青梅竹马中;有过花落花满天,沉沦在梧桐中战场上;有过一夜春风,千树梨花,纷飞了两人相印的思绪。
     变幻的年轮,衰老了伊人的回忆。
     “泪语莫笑相忆,独有暗香徘徊。”这一句的无情,刻写了多少往事迷离,掉落了多少一身尘埃... ...
     无情似刃,易容似易,别亦难。伊人与君执手的誓言,毁灭在镜花中。尘缘泯了,苦也该了,心已灭了。
     城雪央台,铜雀中,红装戎马,却依旧似火。
     只道君,莫忘,独城空等君来... ...
                                                         ----絮墨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