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慕容琴萱的博客
标签
<无>
作者慕容琴萱
发表时间:2014-02-14 19:27
修改时间:2014-02-14 19:27
阅读数:1613
评论数:1
收藏数:2

一茷的古典惆怅

梨花一枝春带雨,阡陌间梨花烟雨点点,雨丝织成了一幅素绢,在唐王朝翰墨遗韵中寻觅,在卓怡婉约的宋词中旖旎,浅带的忧伤独自来到绝尘诗雨中,一笺的古典惆怅。

(一)

锦瑟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折一枝李商隐落寞情怀,点点落阡陌,挽结成一阕词令。

世间,让人难以忘怀的事情或许很多,可是只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牵挂,终是无法忘怀。

微雨如丝,轻纱般迷茫于眼前,让人偶尔的恍惚。

不知道此时是在人间,还是进入了曾经轮回的第几世中,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幻,思绪与浅浅的流动的画面无法统一到一个时间段里。

透过窗,透过雾气茫茫的雨丝,尘世雾罩般都化为心灵深处遗失的梦,淡看悠悠红尘。

一切终究都会是过眼云烟,诗意的忧伤,诗意的栖居,诗意的人生,终抵不过岁月长河红尘滚滚。

烟笼含纱疏影横斜的迷幻里,隐约望见你记忆泛了黄思念还在增长,皱着的眉头写满了思念的愁绪。

任轻徊在风中的幽怨,于寂寥深处,轻吟一阙阙宋词。

(二)

飘摇若梦,萦回来去,爱的感悟,有满足也有陶醉,但是也有忧伤。

一份烂漫不加任何雕琢,写下文字感谢你给予我的一切,因为有你的存在,我在文字中才感到快乐。

那千古一瞥,就在今夜,开在夜的唇边。

蒹葭采采从之溯流,遥望天际,烟水茫茫处,谁念西风独自凉,落梅横笛已三更。

潜意识的去寻,奈何桥的那一头,是否曾经有一种千古绝唱般的决绝。

流光如沙,人生转眼便是沧海桑田,有一种光阴在脑海里萦绕,仿佛前生今世的影子。

桥东桥西江上春来,栏外垂丝,鹭占岸边,蓦然举目春意渲染,春风杨柳凝春色,大地回春,万物复苏。

陌上草熏,晴日敛春泥,撩乱春愁如柳,絮泪眼倚楼频独语。

(三)

柳眉儿在暖风中飘逸摇摆,透着新新的一季的梦幻中的景象。

每个人都是一首歌,每个人都是一部曲,心如花,静若柳,动如风,醉一首诗,醉一阙词,醉一句精美的文字。

至纤,至弱,至柔,至刚,至真,至纯,至善,至美,至情,至性。

即使不舍,即使萦绕,喜欢用文字将那些将流逝的淡淡的心情记录,微妙的思维片刻忠诚的敲打下来。

寸心之间,能容几多柔情?

没有人能准确的回答,也没有人敢于承认自己是爱情的俘虏,被这个世界上千万人中的某一个人深深地吸引着,灵魂也不属于自己,属于爱着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可能正在如你我这般撕心裂肺的爱着另外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这是我们的悲哀,还是另一个人的幸运,爱情很难达到我们预期的结果。

红尘中,难诉离殇,有梦,有花,有风萧萧,有雨绵绵。

挥舞着翅膀,呼唤着爱的旋律,繁花嫣然,依旧绽开遗梦间。

(四)

岁月,牢牢地记住了祖先的叮嘱,所有的灿烂繁华即使刻骨铭心也终成往事。

一抹花语的诠释,惬意得令人心动,滚滚红尘自风流。

世上有一种药叫“龙蜒”,它能使垂死之人不死;传说世上还有一种药叫“孟婆汤”,它能使人还阳,但却令人忘却过去;世上有一种草叫“断肠草”,它会让人恢复记忆,但它也可致命。

丝丝天棘出莓墙,像是无意间撒落的春色,我一直在想我的前世会是个痴情的女子吧,不然今生为什么我是如此斩不断一种渴望。

江南岸水浸春色,泼墨宋词,沉淀下了平仄的韵律,写意,词飘逸的风骨。

昨夜星辰昨夜风,轻拢一缕薄纱,在古籍里寻觅那些遗落的花钿,错落的句子,悠扬的韵脚,风帘翠幕,画桥边春水。

幽幽的情愫,心里最柔软的疼如烟,纷然,梦回远古的唐朝,去到曾经魂牵梦绕的地方,最是古典情怀。

后记:舞动出如花的年华,用浓浓的真情感染和自己有着一样心路的在屏那面的你,我的文字是写给喜欢我的文风,喜欢我碎碎言,碎碎语的每一位看过我文字的博友。

很多友人问我为什么能写出如此多的文字,如此多的情感,如此多的语言,如此丰富的想象,从那里来。

因为我是一位喜欢自言自语,又喜欢把它们完整的记录下来的人,所以,我就需要每天不停的记录,忠实于我的思维,忠实于我最原始的自语。

原文出处:http://www.sanwen8.cn/a/2010-04-02/53045.html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2014-02-16 18:46

碎碎语 点点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