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戴礼记
戴德

夏小正第四十七

正月:

启蛰。

言始发蛰也。

雁北乡。

先言雁而后言乡者,何也?见雁而后数其乡也。乡者,何也?乡其居也,雁以北方为居。何以谓之居?生且长焉尔。“九月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何不谓南乡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谓南乡。记鸿雁之遰也,如不记其乡,何也?曰:鸿不必当小正之遰者也。

雉震呴。

震也者,鸣也。呴也者,鼓其翼也。正月必雷,雷不必闻,惟雉为必闻。何以谓之雷?则雉震呴,相识以雷。

鱼陟负冰。

陟,升也。负冰云者,言解蛰也。

农纬厥耒。

纬,束也。束其耒云尔者,用是见君之亦有耒也。

初岁祭耒始用?。

初岁祭耒,始用?也。?也者,终岁之用祭也。其曰“初”云尔者,言是月始用之也。初者,始也。或曰:祭韭也。

囿有见韭。

囿也者,园之燕者也。

时有俊风。

俊者,大也。大风,南风也。何大于南风也?曰:合冰必于南风,解冰必于南风;生必于南风,收必于南风;故大之也。

寒日涤冻涂。

涤也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也者,冻下而泽上多也。

田鼠出。

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农率均田。

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獭献鱼。

獭祭鱼,其必与之献,何也?曰:非其类也。祭也者,得多也,善其祭而后食之。“十月豺祭兽”,谓之“祭”;“獭祭鱼”,谓之“献”;何也?豺祭其类,獭祭非其类,故谓之“献”,大之也。

鹰则为鸠。

鹰也者,其杀之时也。鸠也者,非其杀之时也。善变而之仁也,故其言之也,曰“则”,尽其辞也。

农及雪泽。

言雪泽之无高下也。

初服于公田。

古有公田焉者。古者先服公田,而后服其田也。

采芸。

为庙采也。

鞠则见。

鞠者何?星名也。鞠则见者,岁再见尔。

初昏参中。

盖记时也云。

斗柄县在下。

言斗柄者,所以着参之中也。

柳稊。

稊也者,发孚也。

梅、杏、杝桃则华。

杝桃,山桃也。

缇缟。

缟也者,莎随也。缇也者,其实也。先言缇而后言缟,何也?缇先见者也。何以谓之?小正以著名也。

鸡桴粥。

粥也者,相粥之时也。或曰:桴,妪伏也。粥,养也。

二月:

往耰黍,禅。

禅,单也。

初俊羔助厥母粥。

俊也者,大也。粥也者,养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盖非其子而后养之,善养而记之也。或曰:夏有煮祭,祭者用羔。是时也,不足喜乐,善羔之为生也而祭之,与羔羊腹时也。

绥多女士。

绥,安也。冠子取妇之时也。

丁亥万用入学。

丁亥者,吉日也。万也者,干戚舞也。入学也者,大学也。谓今时大舍采也。

祭鲔。

祭不必鲔,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

荣菫、采蘩。

菫,菜也。蘩,由胡;由胡者,蘩母也;蘩母者,旁勃也。皆豆实也,故记之。

昆小虫抵蚳。

昆者,众也,由魂魂也。由魂魂也者,动也,小虫动也。其先言动而后言虫者。何也?万物至是,动而后着。抵,犹推也。蚳。蚁卵也,为祭醢也。取之则必推之,推之不必取之,取必推而不言取。

来降燕。

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来者何也?莫能见其始出也,故曰‘来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眄者,视可为室者也。百鸟皆曰巢,●穴取与之室,何也?操泥而就家,入人内也。

剝■。

以为鼓也。

有鸣仓庚。

仓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长股也。

荣芸,时有见稊,始收。

有见稊而后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时也,皆若是也。稊者,所为豆实。

三月:

参则伏。

伏者,非亡之辞也。星无时而不见,我有不见之时,故曰伏云。

摄桑。

桑摄而记之,急桑也。

委杨。

杨则苑而后记之。

●羊。

羊有相还之时,其类●●然,记变尔。或曰:●,羝也。

●则鸣。

●,天蝼也。

颁冰。

颁冰也者,分冰以授大夫也。

采识。

识,草也。

妾、子始蚕。

先妾而后子,何也?曰:事有渐也,言事自卑者始。

执养宫事。

执,操也。养,大也。

祈麦实。

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

越有小旱。

越,于也。记是时恒有小旱。

田鼠化为鴽。

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鴽尽其辞也。

拂桐芭。

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时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

鸣鸠。

言始相命也。先鸣而后鸠,何也?鸠者鸣,而后知其鸠也。

四月:

昴则见。

初昏南门正。

南门者,星也。岁再见。壹正,盖大正所取法也。

鸣札。

札者,宁县也。鸣而后知之,故先鸣而后札。

囿有见杏。

囿者,山之燕者也。

鸣蜮。

蜮也者,或曰,屈造之属也。

王萯秀。

取荼。

荼也者,以为君荐蒋也。

秀幽。

越有大旱。

记时尔。

执陟攻驹。

执也者,始执驹也。执驹也者,离之去母也。陟,升也。执而升之君也。攻驹也者,教之服车,数舍之也。

五月:

参则见。

参也者,伐星也,故尽其辞也。

浮游有殷。

殷,众也。浮游,殷之时也。浮游者,渠略也,朝生而莫死。称“有”,何也?有见也。

鴃则鸣。

鴃者,百鹩也。鸣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时也,是善之,故尽其辞也。

时有养日。

养,长也。一则在本,一则在末,故其记曰“时养日”云也。

乃瓜。

乃者,急瓜之辞也。瓜也者,始食瓜也。

良蜩鸣。

良蜩也者,五采具。

匽之兴,五日翕,望乃伏。

其不言“生”而称“兴”,何也?不知其生之时,故曰“兴”。以其兴也,故言之“兴”。五日翕也。望也者,月之望也。而伏云者,不知其死也,故谓之“伏”。五日也者,十五日也。翕也者,合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启灌蓝蓼。

启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也者,聚生者也。记时也。

鸠为鹰。

唐蜩鸣。

唐蜩者,匽也。

初昏大火中。

大火者,心也。心中,种黍、菽、糜时也。

煮梅。

为豆实也。

蓄兰。

为沐浴也。

菽糜。

以在经中,又言之时,何也?是食矩关而记之。

颁马。

分夫妇之驹也。

将闲诸则。

或取离驹纳之法则也。

六月:

初昏斗柄正在上。

五月大火中,六月斗柄正在上,用此见斗柄之不正当心也,盖当依依尾也。

煮桃。

桃也者,杝桃也;杝桃也者,山桃也;煮以为豆实也。

鹰始挚。

始挚而言之,何也?讳杀之辞也,故言挚云。

七月:

秀雚苇。

未秀则不为雚苇,秀然后为雚苇,故先言秀。

狸子肇肆。

肇,始也。肆,遂也。言其始遂也。其或曰:肆杀也。

湟潦生苹。

湟,下处也。有湟,然后有潦;有潦,而后有苹草也。

爽死。

爽也者,犹疏也。

荓秀。

荓也者,马帚也。

汉案户。

汉也者,河也。案户也者,直户也,言正南北也。

寒蝉鸣。

寒蝉也者,蝭●也。

初昏织女正东乡。

时有霖雨。

灌荼。

灌,聚也。荼,雚苇之秀,为蒋褚之也。雚未秀为菼,苇未秀为芦。斗柄县在下则旦。

八月:

剥瓜。

畜瓜之时也。

玄校。

玄也者,黑也。校也者,若绿色然,妇人未嫁者衣之。

剥枣。

剥也者,取也。

●零。

零也者,降也。零而后取之,故不言剥也。

丹鸟羞白鸟。

丹鸟者,谓丹良也。白鸟,谓闽蚋也。其谓之鸟,何也?重其养者也。有翼者为鸟。羞也者,进也,不尽食也。

辰则伏。

辰也者,谓星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鹿人从。

鹿人从者:从,群也。鹿之养也离,群而善之。离而生,非所知时也,故记从、不记离。君子之居幽也,不言。或曰:人从也者,大者于外,小者于内率之也。

鴽为鼠。

参中则旦。九月:

内火。

内火也者,大火;大火也者,心也。

遰鸿雁。

遰,往也。

主夫出火。

主以时纵火也。

陟玄鸟蛰。

陟,升也。玄鸟也者,燕也。先言“陟”而后言“蛰”,何也?陟而后蛰也。

熊、罴、貊、貉、鼶、鼬则穴,若蛰而。

荣鞠树麦。

鞠,草也。鞠荣而树麦,时之急也。

王始裘。

王始裘者,何也?衣裘之时也。

辰系于日。

雀入于海为蛤。

盖有矣,非常入也。十月:

豺祭兽。

善其祭而后食之也。

初昏南门见。

南门者,星名也,及此再见矣。

黑鸟浴。

黑鸟者,何也?乌也。浴也者,飞乍高乍下也。

时有养夜。

养者,长也;若日之长也。

玄雉入于淮,为蜃。

蜃者,蒲卢也。

织女正北乡,则旦。

织女,星名也。

十一月:

王狩。

狩者,言王之时田也,冬猎为狩。

陈筋革。

陈筋革者,省兵甲也。

啬人不从。

不从者,弗行。

于时月也,万物不通。

陨麋角。

陨,坠也。日冬至,阳气至,始动,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陨,记时焉尔。十二月:

鸣弋。

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

元驹贲。

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

纳卵蒜。

卵蒜也者,本如卵者也。纳者,何也?纳之君也。

虞人入梁。

虞人,官也。梁者,主设罔罟者也。

陨麋角。

盖阳气旦睹也,故记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