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丛子
孔鲋

记义第三

季桓子以粟千钟餼夫子。夫子受之而不辞。既而以颁门人之无者。子贡进曰、季孙以夫子贫故致粟。夫子受之而以施人无乃非季孙之意乎。子曰何。对曰季孙以為惠也。子曰然。吾得千钟所以受而不辞者。為季孙之惠且以為宠也。夫受人财不以成富。与季孙之惠於一人。岂若惠数百人哉。

庄子死。孟武伯问於孔子。曰古者同寮有服乎。答曰然。同寮有相友之义。贵贱殊等。不為同官。闻诸老聃。昔者虢叔、閎夭、太颠、散宜生南宫适、五臣同寮比德以赞文武。及虢叔死四人者為之服朋友之服。古之达理者行之也。

公父文伯死。室人有从死者。其母怒而不哭。相室諫之。其母曰孔子。天下之贤人也。不用於鲁。退而去。是子素宗之而不能随。今死而内人从死者二人焉。若此。於长者薄於妇人厚也。既而夫子闻之。曰季氏之妇尚贤哉。子路愀然对曰夫子亦好人之誉巳乎。夫子死而不哭。是不慈也。何善尔。子曰怒其子之不能随贤。所以為尚贤者。吾何有焉。其亦善此而巳矣。

卫出公使人问孔子曰、寡人之任臣无大校一一自观察之。犹復失人。何故。答曰如君之言。此即所以失之也。人既难知非言问所及。观察所荆且人君之虑者多。多虑则意不精。以不精之意。察难知之人。宜其有失也。君未之闻乎。昔者舜臣尧。官才任士。尧一从之。左右曰。人君用士。当自任耳目。而取信於人。无乃不可乎。尧曰吾之举舜。巳耳目之矣。今舜所举人。吾又耳目之。是则耳目人。终无巳巳也。君茍付可付。则巳不劳而贤才不失矣。

子贡问曰、昔孙文子以卫侯哭之不哀。知其将為乱。不敢舍其重器而行。尽寘诸戚而善晋大夫二十人。或称其知。何如。孔子曰人知其為知也。吾未知其為知也。子贡曰敢问何谓也。子曰食其禄者必死其事。孙子知卫君之将不君。不念伏死以争。而累规去就。尸利携罚非人臣也。臣而有不臣之心。明君所不赦。幸哉。孙子之以此免戮也。

孔子使宰予使於楚。楚昭王以安车象■。因宰予以遗孔子焉。宰予曰夫子无以此為也。王曰何故。对曰臣以其用。思其所在观之。有以知其然。王曰言之。宰予对曰自臣侍从夫子以来。窃见其言不离道。动不违仁。贵义尚德。清素好俭。仕而有禄不以為积。不合则去。退无吝心。妻不服綵。妾不衣帛。车器不雕。马不食粟。道行则乐其治。不行则乐其身。此所以為夫子也。若夫观目之丽靡。窈窕之淫音。夫子过之弗之视。遇之弗之听也。故臣知夫子之无用此车也。王曰然则夫子何欲而可。对曰方今天下道德寝息。其志欲兴而行之。天下诚有欲治之君。能行其道。则夫子虽徒步以朝。固犹為之。何必远辱君之重貺乎。王曰乃今而后知孔子之德也大矣。宰予归以告孔子。孔子曰二三子以予之言何如。子贡对曰未尽夫子之美也。夫子德高则配天。深则配海。若予之言。行事之实也。夫子曰夫言贵实。使人信之。舍实何称乎。是赐之华不若予之实也。

孔子适齐。齐景公让登。夫子降一等。景公三辞然后登。既坐。曰夫子降德辱临寡人。寡人以為荣也。而降阶以远自绝於寡人。寡人未知所以為罪。孔子答曰、君惠顾外臣。君之赐也。然以匹夫敌国君。非所敢行也。虽君私之。其若义何。顏讎由善事亲。子路义之。后讎以非罪执。於义将厄。子路请以金赎焉。人将许之。既而二三子纳金於子路以入卫。或谓孔子曰。受人之金以赎其私昵。义乎。子曰义而赎之。贫取於友。非义而何。爱金而令不辜陷辟。凡人且犹不忍。况二三子於由之所亲乎。诗云。如可赎兮。人百其身。茍出金可以生人。虽百倍古人不以為多。故二三子其欲由也成其义。非汝之所知也。

孔子读诗及小雅。喟然而叹曰。吾於周南召南见周道之所以盛也。於柏舟、见匹妇执志之不可易也。於淇澳、见学之可以為君子也。於考槃、见遁世之士而不闷也。於木瓜、见包且之礼行也。於緇衣、见好贤之心至也。於鸡鸣、见古之君子不忘其敬也。於伐檀、见贤者之先事后食也。於蟋蟀、见陶唐俭德之大也。於下泉、见乱世之思明君也。於七月、见豳公之所造周也。於东山、见周公之先公而后私也。於狼跋、见周公之远志所以為圣也。於鹿鸣、见君臣之有礼也。於彤弓、见有功之必报也。於羔羊、见善政之有应也。於节南山、见忠臣之忧世也。於蓼莪、见孝子之思养也。於四月、见孝子之思祭也。於裳裳者华、见古之贤者世保其禄也。於采菽、见古之明王所以敬诸侯也。

孔子昼息於室而鼓琴焉。閔子自外闻之。以告曾子。曰。嚮也夫子之音清彻以和。沦入至道。今也更為幽沉之声。幽则利欲之所為发。沉则贪得之所為施。夫子何所感而若是乎。吾从子入而问焉。曾子曰诺。二子入问夫子。夫子曰然。女言是也。吾有之。向见猫方取鼠。欲其得之。故為之音也。女二人者孰识诸。

曾子对曰閔子。夫子曰可与听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