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

列子》又名《冲虚经》、《冲虚真经》,是道家重要典籍,由郑人列御寇所著,所著年代不详,大体是春秋战国时代。该书按章节分为《天瑞》、《黄帝》、《周穆王》、《仲尼》、《汤问》、《力命》、《杨朱》、《说符》等八篇,每一篇均由多个寓言故事组成,寓道于事。其中较为人熟悉的包括“愚公移山”、“杞人忧天”、“亡斧者(亡斧意邻)”、“歧路亡羊”等。

唐代时,《冲虚真经》与《道德经》、《庄子》、《文子》并列为道教四部经典。

一般人认为《列子》的原著在西汉以后便已散失,唐代柳宗元已经怀疑此书的来源[1],姚际恒《古今伪书考》首先认定《列子》是伪书,现存的《列子》已经不是原著,而是晋人凑杂道家的思想而写成的,高似孙[2]、黄震[3]、朱熹[4]、叶大庆[5]、钱大昕[6]、姚鼐[7]、何治运[8]、俞正燮[9]、吴德旋[10]、汪继培[11]、钮树玉[12]、章炳麟[13]、陈三立[14]、梁启超[15]等人都以为此书为伪。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更指出释氏轮回之说出于《列子》,非常可笑。马叙伦《列子伪书考》说:“盖《列子》晚出而早亡,魏晋以来好事之徒聚敛《管子》、《晏子》、《论语》、《山海经》、《墨子》、《庄子》、《尸佼》、《韩非子》、《吕氏春秋》、《韩诗外传》、《淮南》、《说苑》、《新序》、《新论》之言,附益晚说,假为向序以见重。”。钱钟书在《管锥编》中提出《列子》受佛教思想影响,可知是魏晋时代的伪书,但也指出《列子》全书“窜取佛说,声色不动”,“能脱胎换骨,不粘皮带骨”[16]

《列子》一书包含了许多寓言,都带有足以警世的教训,也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现存《列子》的注本有晋代张湛注的《冲虚至德真经》八卷[17]。清朝即有人怀疑是张湛作品。[18]章太炎认为今本《文子》与《列子》“同出一手”,因此,“疑即张湛伪造”。[19]。季羡林更指出《列子》的作者是张湛,他的《列子?汤问篇》第五事实上抄袭了太康六年竺法护译的《生经》卷第三,一个源自印度神话《国王五人经》里机关木人的故事。[20]这部书的纂成一定不会早于太康六年(285年)。[21]季羡林请胡适斧正。胡适复信:“《生经》一证,确凿之至!”。[22]钱钟书《管锥编》中提出,“伪托者未必为作注者之张湛。”但如果《列子》真是张湛所作,“不足以贬《列子》,只足以尊张湛”。

目录

本书相关之成语故事

  • 卷一《天瑞》:杞人忧天、男尊女卑
  • 卷二《黄帝》:朝三暮四
  • 卷三《周穆王》:
  • 卷四《仲尼》:
  • 卷五《汤问》:愚公移山、夸父逐日、小儿辩日
  • 卷六《力命》:
  • 卷七《杨朱》:野人献曝
  • 卷八《说符》:歧路亡羊、亡斧意邻

译本

相比其他道家典籍,《列子》英译本的数量较少。1912年,翟林奈(Lionel Giles)首次将《列子》的第一至六章及第八章译为英语,而安顿·弗克(Anton Forke)则负责第七章(杨朱)。后来A·C·格拉哈姆的译本则极具学术价值。目前,最近期的版本是于2001年由Eva Wong所翻译的。

注释

  1. ^《柳河东集》卷四,《辩列子》
  2. ^《子略》,页58。
  3. ^黄震,见《慈谿黄氏日抄》卷五十五,《读诸子》:《列子》。
  4. ^《朱子全书》卷五十八。
  5. ^《考古质疑》卷三,见《海山仙馆丛书》
  6. ^《十驾斋养新录》卷十八,《释氏轮回之说》
  7. ^《惜抱轩文后集》卷二,《跋列子》
  8. ^《何氏学》卷四,《书列子后》
  9. ^《癸巳存稿》卷十,《火浣布》说。
  10. ^《初月楼文续钞》,《辨列子》。
  11. ^《列子张注》八卷,附《释文》二卷,汪继培序
  12. ^《匪石先生文集》卷下,《列子跋》
  13. ^《菿汉昌言》卷四
  14. ^《东方杂志》第十四卷第9 号,《读列子》。
  15. ^霍世休《唐代传奇文与印度故事》
  16. ^黄宝生《〈管锥编〉与佛经》
  17. ^黄震《黄氏日钞》认为张湛推出的《列子》是否就是刘向所说的《列子》,“殆未可知”
  18. ^姚鼐《惜抱轩文后集》卷二《跋〈列子》)云:“出于张湛,安知非湛有矫入者乎?”
  19. ^《菿汉微言》
  20. ^《生经》卷第三《佛说国王五人经》第二十四
  21. ^季羡林:《佛教十五题·〈列子〉与佛典》
  22. ^季羡林:〈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
天瑞第一黄帝第二周穆王第三仲尼第四汤问第五力命第六杨朱第七说符第八

共有评论(0条)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