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原本叫《》,共有诗歌305首(除此之外还有6篇有题目无内容,即有目无辞,称为笙诗)[1],因此又称“诗三百”。[2]从汉朝起儒家将其奉为经典,因此称为《诗经》。(正式使用《诗经》,应该起于南宋初年-屈万里)。[3]汉朝毛亨、毛苌曾注释《诗经》,因此又称《毛诗》。《诗经》中的诗的作者,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其所涉及的地域,主要是黄河流域,西起山西和甘肃东部,北到河北省西南,东至山东,南及江汉流域。

目录

成书过程

《诗经》中最早的作品大约成于西周初期,根据《尚书》上所说,《豳风·鸱鸮》为周公旦所作。2008年入藏清华大学的一批战国竹简(简称清华简)中的《耆夜》篇中,叙述武王等在战胜黎国后庆功饮酒,其间周公旦即席所作的诗《蟋蟀》,内容与现存《诗经·唐风》中的《蟋蟀》一篇有密切关系[4][5]。最晚的作品成于春秋时期中叶,据郑玄《诗谱序》,是《陈风·株林》,跨越了大约600年。

关于《诗经》的收集和编选,共计有“王官采诗”和“孔子删诗”、“献诗说”三种说法:

  • 王官采诗:《孔丛子·巡狩篇》载:“古者天子命史采歌谣,以观民风。”《汉书·食货志》中记载,周朝朝廷派出专门的使者在农忙时到全国各地采集民谣,由周朝史官汇集整理后给天子看,目的是了解民情[6]。刘歆《与扬雄书》亦称:“诏问三代,周、秦轩车使者、遒人使者,以岁八月巡路,求代语、童谣、歌戏。”
  • 孔子删诗:这种说法见于《史记》,据说原有古诗3000篇,孔子根据礼义的标准编选了其中300篇,整理出了《诗经》[7]。唐代孔颖达[8]、宋代朱熹、明代朱彝尊、清代魏源等对此说均持怀疑态度。《左传》中记载孔子不到10岁时就有了定型的《诗经》,公元前544年鲁乐工为吴公子季札所奏的风诗次序与今本《诗经》基本相同[9]。现在通常认为《诗经》为各诸侯国协助周朝朝廷采集,之后由史官和乐师编纂整理而成。孔子也参与了这个整理的过程[10]
  • 献诗说:当时天子为了“考其俗尚之美恶”,下令诸侯献诗。《国语·周语》载:“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师箴,瞍赋,曚诵。”

体例分类

关于《诗经》中诗的分类,有“四始六义”之说。“四始”指《风》、《大雅》、《小雅》、《颂》的四篇列首位的诗。“六义”则指“风、雅、颂,赋、比、兴”。“风、雅、颂”是按音乐的不同对《诗经》的分类,“赋、比、兴”是《诗经》的表现手法。

风、雅、颂

《风》又称《国风》,一共有15组,“风”本是乐曲的统称。15组国风并不是15个国家的乐曲,而是十几个地区的乐曲。国风有十五国风,包括《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桧》、《齐》、《魏》、《唐》、《秦》、《豳》、《陈》、《曹》的乐歌,共160篇。国风是当时当地流行的歌曲,带有地方色彩。从内容上说,大多数是民间诗歌。作者大多是民间歌手,但是也有个别贵族。《风》在此可以指民间诗歌。

对于《雅》的认识有各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是指周朝直接统治地区的音乐,“雅”有“正”的意思,把这种音乐看作“正声”,意在表明和其他地方音乐的区别。也有人说“雅”与“夏”相通,夏是周朝直接统治地区的称呼。还有观点认为,《雅》是指人人能懂的典雅音乐。《雅》共105篇,分为《大雅》31篇和《小雅》74篇。《小雅》为宴请宾客之音乐。《大雅》则是国君接受臣下朝拜,陈述劝戒的音乐。多数是朝廷官吏及公卿大夫的作品,有一小部分是民间诗歌。其内容几乎都是关于政治方面的,有赞颂好人好政的,有讽刺弊政的。只有几首表达个人感情的诗。但是没有情诗。“雅”在此可以指贵族官吏诗歌。

《颂》是贵族在家庙中祭祀鬼神、赞美治者功德的乐曲,在演奏时要配以舞蹈。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共40篇。其中《周颂》31篇,一般认为其中大部分都是西周前期时的作品、多作于周昭王、周穆王以前;《鲁颂》4篇,认为可能是鲁僖公时的作品;《商颂》5篇,自古以来一直相传是春秋时期宋国大夫正考父所作,不过,目前学界则倾向于认为是商朝所留下的祭祖诗歌。“颂”在此可以指宗庙祭祀诗歌。

现存篇目


国风

国风是《诗经》中的前160篇,收各诸侯国民歌(“风”)。
章次章名注释所含目次
01周南东周王朝直接统治区(大致包括今河南的洛阳、偃师、巩县、温县、沁阳、济源、孟津一带地方)内受到“南音”影响的民歌001-011
02召南召国及其南部之民歌012-025
03邶风卫国民歌026-044
04鄘风卫国民歌045-054
05卫风卫国民歌055-064
06王风王,是“王畿”的简称,即东周王朝的直接统治区。和周南不同,王风所含的是东周国当地的固有音乐。065-074
07郑风郑国民歌075-095
08齐风齐国民歌096-106
09魏风魏国民歌107-113
10唐风晋国民歌114-125
11秦风秦国民歌126-135
12陈风陈国民歌136-145
13桧风桧国民歌146-149
14曹风曹国民歌150-153
15豳风豳国民歌154-160

小雅

小雅是《诗经》中的第161到第234篇诗歌的章目总称,共71首。《小雅》多为朝廷公卿大夫等在较私人场合的作品。
章次章名注释所含目次
01鹿鸣之什161-170
02白华之什170-175
03彤弓之什175-185
04祈父之什185-195
05小旻之什195-205
06北山之什205-215
07桑扈之什215-225
08都人士之什225-234
注:《南陔》、《白华》、《华黍》三篇今佚,仅余篇名。本部分另有其他分法:鹿鸣之什、南有嘉鱼之什、鸿雁之什、节南山之什、谷风之什、甫田之什、鱼藻之什

大雅

大雅是《诗经》中的第235到第265篇诗歌的章目总称,共31首。《大雅》多为西周王室贵族的作品,多歌颂周王室祖先,主要用于较为严肃的场合。
章次章名题解所含目次
01文王之什235-244
02生民之什245-254
03荡之什255-265

颂是《诗经》最后40篇诗歌的章目总称。
章次章名题解所含目次
01周颂西周王朝的颂歌。据考证,为周武王、成王、康王、昭王时代近一百年间(约前1046—约前977年)的作品。266-296
01a-清庙之什266-275
01b-臣工之什276-285
01c-闵予小子之什286-296
02鲁颂《鲁颂》是春秋时代作品,产生于春秋鲁国首都山东曲阜一带地区,是鲁国的宫廷音乐。297-300
03商颂传说为商朝的礼乐。前三篇的创作时期较早,为祭祀礼乐。后两篇歌颂宋襄公(前650—前637年在位)伐楚国胜利,皆分章,产生的时间较晚。据魏源、皮锡瑞、王先谦、王国维等考证,本章实际上即《宋颂》,是春秋时代的作品,产生于宋国首都河南商丘地带。陆侃如、冯沅君所著《诗史》说《商颂》“一仿《周颂》,一仿《二雅》”。301-305


赋、比、兴

“赋、比、兴”是诗经的表现手法。朱熹《诗集传》解释:“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赋”是指“铺陈直叙”,是直陈其事,描述一件事情的经过(直述法),一般多见于《颂》和《大雅》。“比”是指“托物拟况”,是打个比方,用一件事物比喻另一件事物(比喻法),如《鄘风?相鼠》﹑《魏风?硕鼠》用可恶的老鼠的譬喻统治者的贪婪。“兴”是指“托物起兴”,是从一件事物联想到另外一件事物;也可以说是:先言他物,再兴起联想(联想法),如《周南?桃夭》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联想到新娘出嫁时的美貌有如桃花盛放。

毛诗序

西汉初年,传授诗经的主要有齐、鲁、韩、毛四家。一是鲁人申培,一是齐人辕固,一是燕人韩婴。但是这三家著作除《韩诗外传》10卷,皆不存。《齐诗》亡于曹魏,《鲁诗》亡于西晋,《韩诗内传》亡于北宋。现今仅《毛诗》一家独传于世。即大毛公毛亨、小毛公毛苌所传。现存的《毛诗》每篇都有一个题解,叫做“小序”。其作者大部分已不可考。现在一般都认为解说文字除少数几篇可信以外,大部分都不可信。但是毛诗序对后人的影响非常大。古人作诗、写文章用典都爱用里面的解释。

郑振铎认为《毛诗序》最大的坏处在于穿凿附会[11]。清朝力主恢复毛、郑之学,阎若璩作《毛朱诗说》,毛奇龄作《白鹭洲主客说诗》,陈启源作《毛诗稽古编》,用意在否定朱熹之《诗集传》。段玉裁写《毛诗故训传》,孙焘写《毛诗说》,用意在否定郑玄之说。再者,皮锡瑞作《诗经通论》,王先谦作《诗三家集疏》又进一步否定毛诗之说,要回复到齐、鲁、韩三家诗义。

评价与影响

《诗经》为中国第一部纯文学的专著,它开启了中国诗叙事、抒情的内涵,称“纯文学之祖”。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它确定了中国诗的修辞原则及押韵原则,称“总集之祖”、“诗歌(韵文)之祖”。也是北方文学的代表,他所代表的区域是黄河流域,称“北方文学之代表”。

孔子对《诗经》有很高的评价。对于《诗经》的思想内容,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对于它的特点,则“温柔敦厚,诗教也”(即以为诗经使人读后有澄清心灵的功效,作为教化的工具实为最佳良策)。孔子甚至说“不学诗,无以言”,显示出《诗经》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深刻影响。孔子认为,研究诗经可以培养联想力,提高观察力,学习讽刺方法,可以运用其中的道理侍奉父母,服侍君主,从而达成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即《论语》中所谓“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12]

在古代,《诗经》还有政治上的作用。春秋时期,各国之间的外交,经常用歌诗或奏诗的方法来表达一些不想说或难以言喻的话,类似于现在的外交辞令。

诗经开启了中国数千年来文学的先河,亦开创了中国多年以现实主义为主的文学作品。胡适认为《诗经》“确实是一部古代歌谣的总集,可以做社会史的材料,可以做政治史的材料,可以做文化史的材料。万不可说它是一部神圣经典”[13]。胡适强调训诂,“如戴震、胡承珙、陈奂、马瑞辰等等,凡他们关于《诗经》的训诂著作,我们都应该看的。”例如:“黄鸟于飞”之句,“于”字不是“往”,而是“焉”,指“在那儿飞”。胡适还认为《嘒彼小星》一诗是描写妓女送铺盖上店陪客人的情形。李敖认为《诗经》中《蹇裳》一文中最后一句是“狂童之狂也且”,是指“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白话为“你这小子神气什么!”[14]

王得臣《麈史》称:“《诗》多识鸟、兽、草、木之名者也,然花不及杏,果不及梨、橘,草不及蕙,木不及槐。《易》之象近取诸身,《爻辞》说卦,罔不该矣,而独不言眉与领。以余观之,若花之桂、楝、鞠,果之菠芰,草之蘅、芷、葱、蒜、苔,木之枫、楠等,《诗》皆未之见。至《易》所不载者,如须、唇、肩、乳、脐等,亦未可悉数。又《尔雅·释鸟》不及鹤,《释虫》不及蝶。物类至繁,偶有遗焉,无足异也。”[15]

现在对诗经的研究更多用来考察古今音韵的不同,或者用来研究上古时期的历史。而古今研究《诗经》的著述更是汗牛充栋。

“四始”“五际”说

今文学派纬书认为,诗经中蕴含着天道,配以天干地支五行,便可从中可窥见历史运行的规律。 其中历史的节点表现在“四始”“五际”:

  • “四始”
    • <大明>在亥,水始也。
    • <四牡>在寅,木始也。
    • <嘉鱼>在巳,火始也。
    • <鸿雁>在申,金始也。
  • “五际”
    • 亥为革命,一际也。<大明>也。
    • 亥又为天门出入候听,二际也。<大明>也。
    • 卯为阴阳交际,三际。<天保>也。
    • 午为阳谢阴兴,四际也。<采芑>也。
    • 酉为阴盛阳微,五际也。<祈父>也。

卯酉之际为革政,午亥之际为革命。戊午革运,辛酉革命,甲子革政。

以上皆为历史、政治发生重要变革的时机。这几首诗则暗示了发生的事件。

文化

  • 一日,东晋宰相谢安在子弟集聚的场合问道,“《诗经》里,你们认为哪一句最好呢?” 谢玄回答:“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谢道韫说是:“吉甫作颂,穆如清风”,谢安因此而称赞谢道韫有“雅人深致”[16]
  • 谢安被夫人刘氏禁止纳妾,谢安子侄们以《诗经·周南·螽斯》篇来“启发”刘氏,“螽斯,后妃子孙众多也。”刘氏反驳说“周姥撰诗,当无此语”[17]

简帛本诗经

20世纪以来考古发掘出许多载有诗经文字的竹简、木牍、帛书。1977 年在安徽阜阳双古堆发掘出的汉代竹简本诗经是现存的年代最早的诗经古本。

注释

  1. ^孙立, 师飙. 先秦两汉文学史. 中山大学出版社. 1999.
  2.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辅导丛书编委会. 中国古代文学(上).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85.
  3. ^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中国图书评论学会. . 书评的学问.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1.
  4. ^清华简整理研究初见突破性成果 [1],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2010-10-09
  5. ^清华简中发现周代诗篇 学术史疑点获澄清 [2],中国日报网,2011-01-06
  6. ^《汉书·食货志》:“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震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子。故曰:王者不窥牖户而知天下。”
  7. ^《史记·孔子世家》:“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仪者……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
  8. ^毛诗正义·〈诗谱序〉疏》:“孔子所录,不容十去其九。马迁言古诗三千余篇,未可信也。”
  9. ^“季札观乐”见《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对此记载,皮锡瑞据《周礼·春官·太师》贾公彦疏引郑众《左氏春秋注》云“传家据已定录之”,认为“传者从后序其序,则据孔子定次追录之,故得同正乐后之次第也”(《诗经通论》)
  10. ^《论语?子罕》记载孔子曾说:“吾自卫返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11. ^郑振铎引用《朱子语类》卷八十之说:“大率古人作诗,与今人作诗一般。其间亦自有感物道情,吟咏情性。几时尽是讥刺他人。只缘序者立例,篇篇要作美刺说,将诗人意思穿凿坏了。”
  12. ^《论语·阳货》:“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
  13. ^胡适:《谈谈〈诗经〉》
  14. ^李敖:《狂童之狂也,鸡巴》,《中国性研究》;朱熹在《诗集传》里亦说:“狂童之狂也且,亦谑之之词。”
  15. ^《冷庐杂识》卷六
  16. ^世说新语
  17. ^《妒记》:“谢太傅刘夫人,不令公有别房宠。公既深好声乐,不能令节,后遂颇欲立妓妾。兄子及外生等微达此旨,共问讯刘夫人;因方便称‘关睢’‘螽斯’有不忌之德。夫人知以讽己,乃问:‘谁撰此诗?’答云周公。夫人曰:‘周公是男子,乃相为尔,若使周姥撰诗,当无此语也。’”

参考文献

  • 朱熹:《诗集传》
  • 杨伯峻,浅谈《诗经》,中国古代文化史讲座,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ISBN 7-5633-3938-8
  • 钱念孙,《中国文学史演义》,正中书局
国风·周南国风·召南国风·邶风国风·鄘风国风·卫风国风·王风国风·郑风国风·齐风国风·魏风国风·唐风国风·秦风国风·陈风国风·桧风国风·曹风国风·豳风小雅·鹿鸣之什小雅·南有嘉鱼之什小雅·鸿雁之什小雅·节南山之什小雅·谷风之什小雅·甫田之什小雅·鱼藻之什大雅·文王之什大雅·生民之什大雅·荡之什周頌·清庙之什周颂·臣工之什周颂·闵予小子之什鲁颂·駉之什商頌

共有评论(0条)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