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学琼林
程允升

贫富

命之修短有数,人之富贵在天。

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

贯朽粟陈,称羡财多之谓;紫标黄榜,封记钱库之名。

贪爱钱物,谓之钱愚;好置田宅,谓之地癖。

守钱虏,讥蓄财而不散;落魄夫,谓失业之无依。

贫者地无立锥,富者田连阡陌。

室如悬磬,言其甚窘;家无儋石,谓其极贫。

无米曰在陈,守死曰待毙。

富足曰殷实,命蹇曰数奇。

甦涸鲋,乃济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粮。

家徒壁立,司马相如之贫;扊扅为炊,秦百里奚之苦。

鹄形菜色,皆穷民饥饿之形;炊骨爨骸,谓军中乏粮之惨。

饿死留君臣之义,伯夷叔齐;资财敌王公之富,陶朱倚顿。

石崇杀妓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费万钱,奢侈过甚。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真是剜肉医疮;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几遇荒有备。

贫士之肠习黎苋,富人之口厌膏粱。

石崇以蜡代薪,王恺以饴沃釜。

范丹土灶生蛙,破甑生尘;曾子捉襟见肘,纳履决踵,贫不胜言;韦庄数米而饮,称薪而爨,俭有可鄙。

总之饱德之士,不愿膏粱;闻誉之施,奚图文绣?